第二百九十一章 事情搞大了(1 / 2)

云泽国太子泠狩倒在密室左上角落,双眼瞪大,死不瞑目。http://www.txtqh.com

他的嘴边,流着一摊凝固鲜血。

“胸骨心脉尽断,是强大拳力震碎的,没有反抗防御的打斗痕迹。”

澹台宫起身,皱着眉头吐出一句话。

陆乾握着剑柄,站在门口旁边,定定望着皇妃的尸体,神色冰冷。

这个皇妃是被人用爪功捏断脖颈而死的,也没有反抗。

但更关键的,是尸体上衣衫凌乱,似乎死前曾遭受过侵害凌辱。

“禀司主,问清楚了。”

这时,一个银甲老者飞射到门口,拱手一拜道,神色有些怪异。

“说。”

陆乾冷冷吐出一个字。

“是!”

银甲老者拜道:“根据管家,侍卫,还有婢女的口供,云泽国太子泠狩在三刻钟之前回府,还领着八皇子与他的护卫。但一盏茶后,八皇子就与他的护卫离去。随后,泠狩,还有那个皇妃继续吩咐下人准备礼堂。”

“三刻钟?”

陆乾微微眯了眯眼。

三刻钟也就是四十五分钟。

他的结亲队伍从朱雀长街回质子府走了半个时辰,也就是一个小时。

这时,银甲老者继续说道:“大约是两刻钟前,泠狩,还有皇妃就让人守着院子,不让人进去,便再也没有出来过。”

陆乾听完,皱眉望向澹台宫:“这二人什么时候死的?”

“泠狩死了两刻钟左右,这个皇妃尸体还热,应该是刚死没多久。”澹台宫蹙眉道。

“嘿嘿嘿,这时候就轮到老夫出场了!”

伴着一道笑声,满身酒气的刑老道飘闪过来,窜入密室。

澹台宫似乎是知道刑老道,皱了皱眉头,没有说话。

刑老道灌下一口烈酒,随手将酒葫芦放到旁边,蹲下开始验尸,很快便得出结论:“这死者死前确实遭受过侵犯。”

瞬间,陆乾眸光变得冰冷无比。

澹台宫眉头立刻拧紧:“这消息一传出去,奴州那边恐怕会生出暴乱!这案子,恐怕不好处理!得赶紧找出真相!”

“这二人是被人灭口的!”

陆乾冷冷瞥了地上两具尸体一眼:“至于那个泠葵公主,恐怕也是受人指使,行刺于我!只要找出幕后真凶,真相自然大白于天下!而且,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!”

似乎听出陆乾话中的胸有成竹,澹台宫眉头一挑。

“让那管家进来!”

陆乾朝外边喊了一声。

“是!”

很快,银甲老者带着一个黄衣老管家走进密室。

老管家看到尸体,瞬间受到惊吓,瞳孔微缩。

“我问你,云泽国太子来到玄京之后,一开始是不是宅在质子府里?”

陆乾冷声问道。

“回大人,是的。”

老管家抿了抿嘴唇,满脸敬畏:“云泽国太子泠狩入住质子府后,都是跟云泽国一起来的三个护卫一起练武。泠葵公主也是如此,从不外出。他们姐弟平日里都是一脸冷冰冰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唯有皇妃温柔端庄,很是宽容随和。”

这也很好理解。

亡国太子,公主,在敌国国都像猪狗一样被圈养起来,任凭谁会满心戒备,提防。

等他们将心中仇恨隐藏起来,他们才会戴上面具,去结交朋友。

“那么,这种闭门苦练的情况持续多长,他们才有一个登门拜访的朋友?是谁?”

陆乾眯着眼问道。

老管家回忆了一会,答道:“大约持续一个多月。第一个上门的人,好像是八皇子。”

“呵,果然如此。”

陆乾眸中寒光森森。

泠狩一个亡国太子,根本就没有利用价值,与他关系亲近一点,都有可能让人怀疑是云泽国余孽。

这样的情况下,正常人都会避之如虎蛇。

但八皇子反其道而行之,居然会结交泠狩,再联想到他刚才带人去抢绣球,又在凶案现场出现过,很难让人不怀疑他。

澹台宫皱眉道:“神勇王,你的意思是……此案与八皇子有关?”

“有没有关系,问问不就知道了?”

陆乾眸光锐利,龙行虎步走出密室厢房,一声令下:“来人,点三千银甲捕快随本王去查案!”

“是!”

天空中一个飞天境高手应声领命。

踏踏踏,踏踏踏。

很快,质子府门口阵列三千兵马,俱是人如虎,马如龙,静默无声,透着凛凛煞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