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秦牧蓉这回倒是略微诧异,是对齐昆仑的主动诧异,要知道,两人之间发生关系,可从来都是以她为主导,齐昆仑这家伙,在这方面表现得被动得很。

“韵芝怀孕了,你的小情人到国外拍电影,所以,饥渴太久了?”秦牧蓉戏谑地问道,并未阻止齐昆仑的动作,被心爱的男人抚摸时,也让她有一种心跳加速,浑身发麻的感觉。

“这倒不是,而是你之前一直跟我在一块儿,这一段时间不见你,太过思念了吧。”齐昆仑道着,手指已将针织纱从西裤中拉出,整只大手毫无阻碍地钻了进去。

秦牧蓉凤目圆睁,带着一些厉色,但逐渐的,眼神开始变得柔软起来,喃喃道:“你真是我的冤家!”

“唔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她剩下的话语就都被一口气堵进了肚子里去。

齐昆仑将身轻体柔的秦女王一下抱起,一脚踹开了房门,然后把她扔到了大床上。

一向强势孤高的秦牧蓉也就只有在这些时候才会变得温柔可人。

“我跟你一块儿到南洋去。”秦牧蓉坐在床边整理着自己的秀发,淡淡地开口道。

“你既然受伤了就留在家里好好养伤就是,没必要再跑这么大老远了。”齐昆仑摇了摇头,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