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38 地龙和气(1 / 2)

石狮子得有两百多斤,底座上面,赫然刻着一个字。http://www.gttxt.com

"安!"

另一个刻着:"府。"

地上全是拆了之后的满地狼藉,坑坑洼洼,凹凸不平。

大汗淋漓到了那处小巷子,金锋坐下来喝水休息。

眼睛打量四周,这条巷子大部分已经拆除,还剩下五六栋房子伫立。

五十米外有一处大宅院落入金锋眼帘。面积超大,估计得有三四百平米,中间有一处塔式的小尖建筑吸引了金锋的目光。

老袁头这时候从另一头进入小巷子,金锋不动声色过去,两个人在这处大宅院前汇合。

"收旧电视烂冰箱废电脑空调手机……"

"收废书废报纸箱子……"

"收家具电瓶车自行车……"

喇叭声音洪亮,穿透力强,半个巷子都在回荡。

金锋眼睛一直盯着大宅门门口的招牌,心中微微翻起一丝波澜。

脑海里不停的翻阅着锦城的地方志。却是没找到相关的记录。

"黄塔寺骨伤药膏!"

印象中,并没有这座寺庙的记录,这片老区从晚清开始就保存到现在,只有一座土地庙。而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拆了做学校了。

静静等了半钟头,远处一辆电三轮起起伏伏靠近,电三轮上装满了米面粮油水各种生活物资。

车子停在大宅院门口,一个十八九岁的小青年搀着一个老人慢慢下车。

小年轻穿着一套灰色阿迪,脚下是一双安踏的运动鞋,长得白白净净,斯斯文文,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。

老人估摸着得有七八十岁了,也就一米五出头的样子,有些佝偻,拄着根黑黑的拐杖。

老袁头赶紧关了喇叭,缩肩提胯小跑上去,冲着老人点头哈腰。

"吴老爷子。我又来了。"

吴老爷子一只脚踏在一阶石梯上,慢慢转过头来,浑浊的眼睛看看老袁头,嘴里哟嗬一声。

"老小子又来捡漏了?"

"昨天那尊铜鎏金赚不少吧。"

老袁头心里就跟被刀刮的痛,脸上却是装得一副浑不介意的模样。

"你说笑了老爷子。我请那尊佛回家供养,烧香磕头,保佑我找个婆娘。"

吴老爷子嗤了一声,双手拄着拐杖。挺直身子弯:"嗯,那挺好。找个老伴。"

"那今天来又是几个意思?"

老袁头笑着说道:"我带我小侄儿来看病。你老人家不是治骨伤的嘛……"

吴老爷子抬着眼皮看看金锋:"你怎么了?"

"这里断了,痛。拿不起东西。"

吴老爷子伸手让金锋上来,一手拄着拐棍,一手捏了捏金锋的断臂处。

"嗯!?"

"接得很好啊。怎么会痛?"

"几个月了?"

金锋低声说道:"三个月!"

吴老爷子看看金锋,一摆手:"那就是筋脉伤了,得敷药。"

四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大宅院,进门就是一堵照壁。

照壁也是进门正口的一堵独立的墙,这种墙除了叫照壁之外,还叫萧墙。

祸起萧墙。

说的就是这个。

在旧时,人们认为自己宅中不断有鬼来访,修上一堵墙,以断鬼的来路。因为据说小鬼只走直线,不会转弯。

更重要的,这是一堵风水墙,一挡住外煞,二保家财不散。

转过照壁,眼前豁然开朗。

这是一处典型的民国时期的宅院,大约有三进,天井、四合院、青砖小瓦、石条石基。虽然斑驳不堪,但依然能从飞檐斗拱上看见昔日的荣华富贵。

第一进面积很小,有改造过的痕迹,左右两边各有三间小房间,在原来是下人住的地方。

房间门是上个世纪老式的木门,窗户也是木窗加防盗钢筋,但是窗户上玻璃已经烂了好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