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.迈向冬季露营的日常(3)(1 / 2)

十一月十七日,周二,午休。

“渡边,走了!”

“知道了。”渡边彻叹着气回应。

看他不情愿的样子,国井修有点疑惑,可他:“你要是不愿意,直接跟小泉老师说不就行了?”

“有些事只有我能去做。”

“试胆大会委员,是这么了不起的职业?”新晋后勤委员的斋藤惠介说。

“你以为呢?”渡边彻有苦说不出。

说话间,三人走出一年四班教室,朝学生会的会议室走去。

走廊上,有不少人和他们同一方向。

渡边彻成为试胆大会委员的第二天中午,学生会召集所有相关委员开会。

神川高中的学生会会议室,不是那种课桌拼凑的简陋版。

椭圆形实木桌,精致靠背椅,比许多一般的公司或事务所的会议室,都要奢侈。

渡边彻三人随便找了位置,在会议开始前,聊露营的自由活动——是去钓鱼,还是滑雪之类的无聊话题。

“渡边君~”

渡边彻朝声音的来源看去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“我在这边哦~”声音这次从另外一侧传来。

他再次扭头看去,是一位活泼爽朗的女孩,可爱的波波头,可爱的小圆脸。

眼睛很大,弯成月牙型。

“你是?”渡边彻不认识她。

“不会吧?”女孩难以置信地掩着嘴,“我是奈奈啊~”

“奈奈......”渡边彻想起这人是谁了,但还是说,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,请可你是?”

有了明日麻衣学姐的教训,他决定对任何女性都冷淡一些,这对双方都有好处。

女孩紧扣于裙后的双手,欣然合掌:

“不认识也没关系,直接就叫我奈奈好了,请多指教,渡边君~”

“......”

除了美姬,他连清野凛都没喊名字,这女人在想什么。

“宫下柰柰会长,您有什么事吗?”渡边彻也不装了。

“咦?原来知道我吗?那刚才,就是在故意逗我喽?”

宫下柰柰再次把双手背在裙后,微微歪着头,眉眼弯成月牙,朝渡边彻笑着可:

“渡边君,你该不是喜欢我吧?”

“......你吓不到我,我见过比你更自恋的。”

“又在开玩笑,不可能有人比我更自恋呢~”宫下柰柰摆摆手,一副不信的样子。

“你认识清野凛吗?那家伙的自恋,是无可救药级别。”渡边彻说。

“原来我在渡边同学的心目中,是这样的形象啊。”清丽的嗓音,伴随着凛然的脚步声,逐渐靠近。

渡边彻目不转睛,一定也不显得慌乱。

他看着学生会长,继续说:“虽然自恋,但清野同学的确是一位难得的美少女,说是绝无仅有也不过分。”

“绝无仅有?”

渡边彻的脸色一下子垮下来,要多慌乱有多慌乱。

仔细看,眼前的宫下柰柰笑得十分开心,而国井修和斋藤惠介两人,一直在给他打眼色,眼睛都快歪了。

渡边彻缓缓回头,抬起视线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不止清野凛在,九条大小姐也在。

来不及细想她们两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

“美姬,你听我......”

“新任学生会长原来是你。”九条美姬视线看着宫下柰柰,手却伸向渡边彻的耳朵。

“侥幸赢了选举啦。”宫下柰柰谦虚地摆摆手,“九条同学手下留情哦,学校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,我们家可比不上九条家。”

“没什么好跟你商量的,离这家伙远点就行。”边说着,九条美姬瞅了眼被她拧耳朵的渡边彻。

宫下奈奈看了眼做出痛苦表情的渡边彻,忍不住笑起来:

“当然啦,现在谁不知道,渡边君是九条家未来的女婿呢。”

九条美姬冷笑一声,头不动,冰冷的视线扫了眼清野凛:“这不就有一个嘛。”

“疼疼疼!轻点!”感受着耳朵上逐渐加重的力度,渡边彻连忙夸张地喊出声。

清野凛撩了下肩上的长发,不置可否地露出浅笑。

“九条家和清野家要决裂了?太好啦!”宫下奈奈合掌高兴地说,“以后两家需要合作,请务必考虑我们宫下家!”

“没你们家的事。”

“异想天开就适可而止吧,宫下学姐,清野家的事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宫下柰柰略显失望,看到渡边彻后,目光又亮起来,“渡边君,只能拜托你了,麻烦你把她们两个迷得神魂颠倒,然后,从此决裂!”

“你看我还有机会吗?目前,本人自身难保。”渡边彻指着自己耳朵上雪白细腻的小手。

九条美姬弯下腰。

那张小巧而精致的俏脸,贴到渡边彻脸上。

“是不是不自身难保,你就打算这么做?”她柔软嘴唇里倾泻出的热气,扑在渡边彻的耳朵上。

“九条同学,”清野凛看着快要贴在一起的两人,“昨天说了‘不准报复’,今天就反悔了吗?”

“我没记错的话,是事后不准报复吧?”九条美姬瞅了她一眼。

清野凛手抵下巴,低头沉思,似乎在回忆昨天到底说的是什么。

过了三秒,她开口说:“这也是不自信的表现之一吧?得记在人类观察的活动记录上。”

九条美姬微微眯起眼,松开拧着渡边彻耳朵的手。

渡边彻这才发现,刚才还闹哄哄的会议室,早已经鸦雀无声。

“这有什么办法呢,谁让我这么喜欢这坏家伙。”九条美姬温柔地看着渡边彻,给他调整领带位置,“一想到有人要跟我抢,我就很不舒服。”

一开始的语气还算和缓,但到最后,只剩下冰冷冷的杀意。

“九条同学你不舒服,对我来说,可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。”清野凛回以同样没有温度的笑容。

宫下柰柰来回打量两人,突然笑着说:“渡边君,作为当事人,你不说两句吗?”

这家伙......

渡边彻似乎看到,学生会长裙摆后面探出来的狐狸尾巴。

“午休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我们赶紧开始开会吧!”他说。

似乎因为没有得到满意地回答,宫下奈奈不满地鼓气腮帮子。

不过清野凛和九条美姬已经不打算继续口舌之争,各自在座位上就坐,她也没有办法。

宫下奈奈回到上首,看了一下人数。

“各班的委员都到齐了,那我们开始今天的会议。”

“首先,是关于冬季露营活动的具体策划,各组请在这周五之前交到学生会。”

“然后是预算,如果活动策划案通过,预算上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