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9章 皇家狩猎(2 / 2)

朱和陛欣然起身,跳上贴身亲卫徐展鹏牵来的一匹大黑马,绝尘而去。

此时战鼓大作,号角声传至九霄。

在乐声中,朱和陛和九名青年校骑队缓缓进入场内,他们都是东宫部下,孙致远、徐展鹏、朱经等人。

朱和陛亲自手举令旗,一时间,鼓声、蹄声、口号声不断,一队队龙武军的骑兵阵列横纵各三十匹,井然有制的入场,在瞬间整齐划一的变换队形与马术,动作虎虎生风,声势夺人。

旌旗招展,号带飘扬,刀枪耀眼,太子朱和陛指挥下的龙武军冲锋战阵,完美演练。

观礼台上,二皇子朱和墿轻轻捅了一下紧挨着自己的三皇子朱和岱,说道:“龙武军是襄国公一手调教的骑军,是我大明最精锐的骑兵,三弟,换做是你指挥,也不比太子差吧!”

二皇子的话很明了,如此精锐之师,搁谁指挥都一样,老三,你服不服太子哥?

三皇子闻言,摸了摸脑袋道:“二哥你抬举我了,我没在皇明军校进修过,不通军事,你要问的话,就问皇姐吧......”

说着,三皇子将身边的昭阳公主拉了过来。

老三是宋贵妃所出,是国子监祭酒宋应星的外孙,现在还在国子监读书。

朱和墿轻哼一声,道:“国子监有什么好混的,父皇喜欢的是武,不是文,你看皇姐一介女流,都学花木兰从军了......”

昭阳公主目光一凛,低喝道:“老二,闭上你的嘴!”

朱和墿刚待搭言与她理论一番,却听场中鼓声又作,狩前演练已经结束,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秋狩环节了。

皇族勋贵子弟纷纷跨上骏马,背着火枪,马鞍上挂着子弹皮包,围着猎场中央的一株人工柳树策马环绕呼喝,时而放上一枪。

一时间,马蹄所过之处,狼烟四起。

朱和墿目光一亮,马上就要射柳了,这是他等待已久的露脸机会!

“射柳”是插柳枝于地上,然后策马驰绕,并以箭射柳的习俗,上溯其源,匈奴、鲜卑有蹛林习俗,中原自古有射礼,辽金时盛行,在场上插柳,驰马射之,中者为胜。

柳枝细小而柔软,微风一吹便是一个活动的靶子,能立定步射已非易事,驰骋马射更属难上加难。

通过射柳,能反映出射技精良与否,还能反映出射者的马上功夫,故此,射柳在古代军事训练中备受重视。

不过大明的“射柳”环节,与前朝不同,是将鸽子放在葫芦里,然后将葫芦高挂于柳树上,弯弓射中葫芦,鸽子飞出,以飞鸽飞的高度来判定胜负。

天武朝的东苑狩猎,又对此做了修改,废除弓箭,以火枪射之。

在御前演武时表演射柳,不仅要有上乘的马上功夫和骑射技术,更重要的就是心理素质,一定要超凡的镇定才可完成。

当御林军开始在演武场中插柳时,场上众人立即开始交谈,有人兴奋,有人担忧,而当骑士们纷纷出场时,全场立即鸦雀无声,一片寂静。

众目睽睽,静静地等着这极富观赏性和动人心魄的绝技的展示,更重要的是,许多武将翘首以待,如果说刚刚的步阵是好看的花架子,那他们真的十分期待,乳臭未干的皇太孙能给他们带来什么真功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