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、玉皮石斛(1 / 2)

回到家,肖白看到楚云瑶正在院子里散步了,打量着肖白养的红豆杉,穿着冬裙的她看起来安静而优雅,让人忍不住想要从后面搂住她的纤腰。

看到肖白四人回来,楚云瑶笑着转过身来打招呼:“肖白,慧姐,白姐,你们回来了!萱萱有没有想念姐姐啊?”

“喵呜~”

睡在楚云瑶怀里的大黄似乎也醒了,它仰躺在楚云瑶的手臂上,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揉了揉楚云瑶柔软的球球,小脸又在上面蹭了蹭,不屑的撇了肖白一眼,玩弄这柔软的球球。

楚云瑶没有丝毫被占便宜的意思,宠溺的摸了摸大黄的小脑袋,让它睡好。

“尼玛,这只色猫!”肖白暗骂一句,楚云瑶那清纯的样子即便是他也动心不已,居然让大黄这家伙占了便宜,刚才那不屑的眼神是在嘲笑他呢。

肖白笑着回了应道:“你的身体现在应该好了一些吧。大黄这家伙顽皮的很,你别把它宠坏了。”

楚云瑶笑了点了点头,又一副溺爱的摸了摸大黄道:“谢谢你肖白,喝了你的药我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。大黄没有顽皮啊,它好聪明的,还这么可爱!”

楚云瑶大眼睛看着肖白,尽是不相信。

大黄斜睨肖白一眼,小样,愚蠢,不懂萌即正义吗?它又拿脑袋狠狠的拱了拱楚云瑶的球球向肖白示威。

肖白笑着点了点头,不在说什么,让楚云瑶按时喝药,回了房间,眼不见心不烦。

时间晃晃而过,肖白家的生活却也是恢复了平静。

肖白一天除了吃饭看书、逗猫遛狗晒太阳外,就是陪着美女教师一起到学校上课,他本来教的的是小学生语文,教着教着他发现自己教不下去了。

拿着拼音还好,一些阅读理解和诗歌鉴赏是什么鬼?肖白发现自己揣摩的意思和参考答案是大有出入,他感觉自己的思维和这参考答案的人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还有他上课教汉字时,说更多汉字是可以拆开解读的,结果做题时小萱萱举起小手问他“咬”在拆开读是什么意思?

这愣是把肖白给问住了,这个问题还不是别人怂恿萱萱的,而是她偶尔遇到的,弄得肖白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第二天他就申请个美女教师换了,他教数学,语文那是什么鬼?

这几天休闲的佛系生活虽然很舒服,但是美女教师对肖白的惩罚却没有结束,肖白三四天连人家的手都没有碰过。

金现成一些村干部虽然被抓走了,但是修路的工程队却依旧如期而至,开始了修水泥路,让村上很多闲的没事干的人一天到晚都在哪儿围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