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我历劫归去(1 / 2)

不过,让出凡没有料到的是,既无相聚的喜悦,也无凤玄宸的怒火,兄弟J人奔波二十余天,一路紧赶慢赶到西海救凤歌,早已经累得筋疲力尽,如今凤歌完好无损的被救回来了,大家只想好好的吃喝一顿,沐浴更衣后,再好好的睡上一觉。『→お免費連載小説閲讀c.k.a.n..e.

到了客栈,凤玄宸吩咐暗一和暗二将出凡公主主仆关于一间客房,然后又命二人守在门口后,大家就各自回了房间。

夜晚,沐浴吃饱饭后,不管是凤玄玢,还是凤玄琛,唐天宇,全趴在床铺上倒头就睡。

凤玄宸的房间里,凤玄宸半卧在床上,摸了摸白狐柔软的白mao,叮嘱它也睡觉,不必陪着自己,而他自己却睡不着了,伸了骨节分明的长手,从枕下摸出碧珠,放在手中观摩着,轻轻的摩挲着。

在海边,他被愤怒占据了理智,如今冷静下来想一想,他自从见了碧珠后,总觉得它有着熟悉的气息,有一种这碧珠本就该是他的感觉。

自己的前世难道真的如出凡所说,是东海龙宫的小皇子,是因为纨绔闹出了事,被罚到人间历劫吗?

凤玄宸有些迷茫,神鬼之世,信则有,不信则无,他该信,还是不信?

还有出凡那nv子自己的眼神,他能感觉到,她是真的从心底ai慕自己,她的眼神没有假,甚至隐约到她伤心的样子,心,还有些微微泛疼之感。

“碧珠,若你真是灵物,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?”凤玄宸盯着掌心的碧珠,喃喃出声。

然而,凤玄宸没有想到,他并不抱希望的呢喃,却换来碧珠的异象。

只见掌心的碧珠随着自己的话语,慢慢散发出柔的碧光,慢慢的,如烟透明的光凝结成幻影,一副副影象出现在凤玄宸面前。s11();

影象里先是无边无际蔚蓝的海水,然后海水里升出一座宫殿,上面写着“东海龙宫”四个大字,画面一转,里面出现了一个身姿卓绝的少年,少年一身明H的衣衫,头戴紫金冠,面如白玉,眼眸灿烂,眉间一朵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莲花胎记,红得妖艳,美得夺目。

凤玄宸的心一痛,虽然他知道,那人长得与自己不甚像,但是他心内的感觉在叫嚣:那就是他,是他!是前世的自己。

光影结束,碧光散去,凤玄宸捧着碧珠默然坐了许久,然后披衣起身,往出凡所住的客房走去。

“拜见……”守着客房门口的暗一一见凤玄宸,立即出口要行礼。

“嘘……”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,凤玄宸并未进客房,站在客房门口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房间内,出凡和轻灵二人并未睡,晕H的灯光照在二人的身上,轻灵的伤好多了,她躺在小榻上,着一脸伤心的出凡道:“公主,无尘小皇子历劫人间,他已经不记得你了,他对你冷漠也正常,别伤心了。”

“可是,他说过,他那时走的时候说过,无论何时,他都会记得我,他都不会忘记我,呜,呜,呜……”出凡捂脸痛哭。

&n

bsp;聽聽聽“公主,人世间短短J十年一晃而过,你在龙宫等他便好。我们回去吧,别再给他添烦恼了,倘若让天上知道你S入凡间,不但你会受到惩罚,就连小皇子的惩罚也会加重的。难道不想到他早点回龙宫娶你么?”轻灵轻声的劝导出凡公主,她知道公主会想通的,她也知道,公主是太过想念小皇子了。

“不,我回去跟父皇说,我也要入人间历劫,无论他在哪儿,我都要陪着,我不许他记不住我,也不许他在人间娶的nv子不是我,我不想到他娶别的nv人,我不想。”出凡哭得歇斯底里,声音并未放弱。

站在门口的暗一悄悄的了凤玄宸一眼,心想,这西海公主倒是个痴情的nv子,只可惜现在她嘴中的小皇子现在是人间的帝王,怎么可能不娶别的nv人,再说,只凭她一人说,谁知道皇上是不是真的是她嘴中的什么小皇子?

凤玄宸此时虽然是一脸的淡然,听到出凡的话似没有感动,但那也只是表面的,心中早就是惊涛骇L,他在碧珠中到了那似自己的少年,也到了少年与出凡间的青梅竹马之情,但是,他也知道,人鬼有别,不,人仙有别,如果他与出凡S下接触就会触犯天条,自己受惩罚事小,就怕不但会给出凡招来祸事,还会给整个凤南百姓带来天灾。

所以,他现在不能与她相认,他既然来人间一趟,就必须做一个负责的皇帝,对家人,对自己的子民负责,对得起父皇,母妃对自己宠ai和教育,否则与前世的“第一纨绔”又有什么区别?

“把门打开。”想到这的凤玄宸对着暗一道。

“是,皇上。”

房间内,听到动静的出凡立即擦G脸上的泪,一身紫衣的少年逆光站在门口,心都跳到了嗓子眼,哑着刚哭过的嗓子道:“无尘哥哥,你来我了?你记起来了,全都记起来了,是不是?”

凤玄宸没有答话,轻轻关上了房门,静静的着出凡,半晌,脸上淡淡道:“我不是来你的,我也什么都没想起。”

“那你来这是为何?审问我?”出凡一激动,朝凤玄宸跑了过去,一把扑入到他怀里,抱住他,“无尘哥哥,我是出凡呐,真是出凡呐,为什么你一点记不起了呢?为什么?为什么啊?呜,呜……”

凤玄宸心一痛,想推开她的手放了下来,紧紧的握成拳放在身后,任由她抱着自己,半晌后,才道:“你带着你的侍nv走吧,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去,别再来打扰我和我的家人了。”s11();